阿凱第一次看到花羽,其實印象不是太深刻,想想,花羽也不是那種第一眼就叫人感到豔美的人,

畢竟在PUB裡永遠不乏濃淡豔抺那種姿色,每個都來來去去的蝴蝶般男人和女人,不是嗎?

 

 

所以花羽並不特別出眾,也不會叫人特別想回頭多看第二眼;

阿凱會記得她,可能是因為她就是頂著一個素顏就這樣晃進來了吧。

 

正因為她的素顏,所以突兀,所以清秀,一頭耳下五公分的黑直髮加上緊扣到脖子保守白領,

實在和末日裡的男男女女那種底下暗潮洶湧瞹眛的氛圍太不相和了。

 

 

花羽迷路到了末日那天,剛好週五晚上,整個PUB特別熱鬧,

人多到眼花瞭亂,當然阿凱也是忙的昏天暗地沒空多招理。

 

花羽一個人,沒有朋友,只是有點像愛麗絲夢遊仙境一樣的。

走進了一個擁擠的陌生地,沒有個位置。

 

 

在吧枱前唯一的空位坐下,週五的末日很吵,每個人都這麼歡樂又放肆的大聲喧嘩;

但花羽喜歡這樣的吵,像白噪音一樣,嗡嗡嗡誰也聽不見誰的真心話,只有嘻笑和高談。

花羽心裡反而有種異樣的安全感,所以她角嘴帶著很淡的一絲的笑容。

誰也不認識誰,尋歡作樂假戲真作都很好,

她喜歡這種膚淺的虛偽,誰都不能真的傷了誰的真心。

 

這就是阿凱和花羽第一次的接觸。

 

PUB太吵了,連點個酒都要用吼的,阿凱看了花羽一眼,

只覺得這個臉不頂妝,身上還穿著制服的清秀女人很怪異,

這麼吵的環境裡她能在臉上還掛著看不太出來的笑容,怪人!

 

 

『小姐,什麼酒?』阿凱一貫平靜的聲音問道。

花羽反而有點吃驚的這樣的聲線,在末日載歌載舞的晚上,

那聲音溫和的像漣渏一圈又一圈的擴散在她耳朵裡,這樣寧靜。

 

 

『給我一杯不帶酒精但看起來像是調酒的吧,我不喝酒的,只是想找個地方坐一坐,謝謝。』花羽低了低回道。

阿凱聽完,反而認真仔細看了起花羽好幾眼後,很快端了杯處女瑪麗就去忙其它手上的事了。

創作者介紹

Liar & Lover

靈界人妻仙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