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凱抱過許多女人,他喜歡女人,但他不愛更深入的關係,太麻煩又無所謂,

說真的男女在怎麼經過什麼風花雪月,什麼愛不愛的,

哪一個不是最終是要脫下衣服後床上肉體廝殺,

所以阿凱一直覺得直接跳過這個步驟直到走到結局不是更好嗎?

 

在末日裡的阿凱可是很多女人的好朋友,當然,誰跟誰都沒有負擔的,

有一個能夠下床當個有點熟悉的陌生人,上床當肉體歡好的對象,

想喜歡刺激的,想要沒有負擔的,偶爾想出來玩的,一時寂寞想舒壓的,

反正大家都能好聚好散,這也歸功阿凱一開始都把規則說清楚,

大家一拍即合就可以了,誰也不欠誰什麼感情債,

 

因為從來沒有這回事。

 

還有,阿凱也很誠實面對自己的喜好,

他就喜歡擁抱肉肉軟軟的女性化,

講實在話,通常和這樣的女人上床她們的反應都非常良好,

他喜歡她們碩大的胸部,腰間有點肉,豐滿的屁股,

甚至是略有些粗的手或腿部線條,他都很喜歡。

 

 

尤其和這些帶肉感的女人在床上用力拍打出來的淫聲浪語特別悅耳,

而且這些女人在床上敏感時呻吟再配上那些節奏

更是有種說不出來的下流快感,更容易叫阿凱興奮難耐。

 

所以阿凱其實一開始真的對花羽完全沒有興趣。

完全不符合自己喜惡的女人他還真的會軟掉。

 

 

阿凱有這樣堅持的也不是沒原因,他也不是沒和骨感的女人上過床,

但真心比較下來,那些很時下骨感的美人在床上真的很沒勁,

而且通常都很做作,連叫床聽起來都像A片客制化那種,

也不難聽但就是很無聊,幹起來也真的特別無聊。

 

上床這回事,雖然說射了精(或多射幾次)也就那回事,

但重點是視覺跟聽覺的效果也很重要啊,一樣是脫光,一樣是叫床,

但臨場感就是有差別,既然都要脫光上床了,

那幹嘛不找個大家互動都又誠實又愉快的好呢?

 

 

聳聳肩,看著花羽那二眼,阿凱當下也不過如此,

她就只是末日的客人,新面孔的陌生人,不會有交集的怪人。

 

直到很多年以後,阿凱卻會經常會想起花羽這個人,

她不是一個記憶,因為記憶會有故事,但花羽卻像某些定格照片

或是....她本身就是個段落不全的殘句一樣,

就是會莫明奇妙的閃過去心裡又很快的消失。

 

但花羽的影子是這麼深,深到阿凱有時會有種錯覺,

她其實沒有存在過,她就像她自己說過那句話一樣,只是個投射.......

 

花羽曾一次說過:『阿凱,你知道為什麼他們都好像很喜歡我嗎?因為我從來都沒有完整過啊。』

花羽邊笑邊穿上衣服著說:

 

『打個比方,我就是一塊很碎的鏡子,大家都只看到某個碎塊,他們想投射的某些東西,我剛好也只是用碎玻璃照出他們想看見的,所以沒有人看過這面鏡子原本的樣子罷了,你也是一樣的。』

創作者介紹

Liar & Lover

靈界人妻仙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