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問為何開始,不想怎麼結束。
因為太過重要,所以變成無視。

 

怎麼能在擁抱的同時
你卻選擇逃避的眼神

 

其實,乾涸的不止是眼裡的鹹水
是不想知道,寧可不要知道眼前
仰起頭,只能保持一抺似笑非笑

 

是的。沒有其它的。

 

 

隧道裡只有迴音,但找不到發聲的人
誰也不知道,她早就失去所有力氣了

創作者介紹

Liar & Lover

靈界人妻仙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