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想會不會是我已經麻痺了,漸漸地遺忘自己的喜惡
所以總是當自己無法自拔時,才知道自己不喜歡這樣 

還是任性一點,就算傷害到別人也無妨呢?

從沒有想過以前在自己身旁的人是怎麼想的
那個自以為是又擅長冷嘲熱諷的自己 

只是,好懷念,好懷念那時候全無虛假的笑

然後突然覺得很無奈
無奈自己臣服於一切都很好的假像中。
到底是誰教會了我忍耐,卻又不教我如何解脫。 




靈界人妻仙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