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jpg

 

 

 


流出的血塊是溫溫熱熱的黏稠物
暗暗紅紅,那腥臭味彷彿死刑宣告


頭昏腦漲眼前一片空白的畫面
只有一片黑紅在白色虛空反覆出現
怎麼思考都只淪落悲嗚的喉嚨


寫了再多再多也是文字
矯情作做的悲傷,心卻空洞


以為自己死了,但疼痛卻真實的叫人清醒
真的忍不住,下腹的惡寒,發抖著。

 

為什麼,不能有個寶寶?
為什麼什麼都留不住?


瘋狂的清醒,必需。
否則黑暗吞噬後,就不想再睜開眼。

 


 

靈界人妻仙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